首页 >> 如何让扶贫贷款“放得准”“收得回”?山西银保监局这样做

如何让扶贫贷款“放得准”“收得回”?山西银保监局这样做

2019-11-02 09:34:47

山西是革命老区,是全国扶贫开发工作的重点省份。在全国14个贫困地区中,山西有两个下属地区,吕梁山和燕山太行山。全省117个县市中,36个县被确定为全国贫困县,22个县被确定为全省贫困县。全省共有贫困村7993个,贫困人口329万。2019年,17个贫困县计划脱帽致敬。

山西省银保监委二级督察兼发言人李瑞杰在银保监委例行记者会上表示,山西省银保监委已将扶贫小额信贷作为其整体工作的重要任务。自2015年以来,共有435,500户有备案卡的贫困家庭发放了205.6亿元的扶贫小额信贷,在2017年和2018年连续两年位居全国前七名。截至2019年8月底,全省扶贫小额信贷余额达到118.42亿元,向25.37万贫困家庭发放备案卡,逾期率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据悉,扶贫小额信贷作为精准扶贫十大项目之一,是一种基准利率低于5万元、为期三年的非抵押、非担保小额信贷,旨在帮助贫困家庭积极发展生产、脱贫致富。

扶贫小额信贷怎么能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在回答记者提问时,李瑞杰表示,扶贫小额信贷的风险管理不仅要坚持银行信贷风险管理和风险防控的一般原则和规则,还要充分体现扶贫小额信贷的特殊性。因为扶贫小额信贷首先是一种银行贷款,它具有银行贷款的一般属性,也就是说,到期后应该进行收缩和收回。第二,扶贫小额信贷有其特殊性,具体体现在根据具体要求向特定目标发放贷款。

有鉴于此,山西省银保监督局要求各机构在小额扶贫贷款领域坚持“准确发放”、“良好管理”和“回收”的原则。

李瑞杰解释说,所谓的“准确发放”意味着必须用登记卡准确地向贫困家庭发放贷款,必须用登记卡向贫困家庭发放贷款。这是一个“准”。第二个“准”是准确把握贷款的目的,贷款不能被挪用。

在“好管理”方面,李瑞杰表示将坚持四项原则:服务与管理相结合,要求所有银行机构及时了解贫困家庭发展生产的相关需求,及时帮助解决遇到的困难和问题。第二,坚持风险管理、风险预警和潜在风险及时消除的前进方向。同时,应该加强这种联系。银行应配合扶贫部门和村干部共同做好贷后管理和到期提醒工作。此外,应建立定期“下乡”的宣传教育机制,增强贫困家庭的理财意识和还款意识。

李瑞杰说,只有当贷款被“妥善释放”和“妥善管理”时,才有相对坚实的贷款回收基础。因此,目前山西省扶贫小额贷款逾期率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对于真正难以恢复的风险和银行需要按比例承担的风险,银行将为风险对冲做好充分准备。

由于扶贫小额贷款的特殊性,李瑞杰还表示,陕西省银行和保险监管局优先考虑监管政策。例如,为督促落实尽职豁免要求,扶贫小额信贷不良贷款监管容忍度为3个百分点,即如果扶贫小额信贷不良率比自营贷款不良率高3个百分点,无论是监管评级还是金融机构内部评估都不能作为扣款项目。

在扶贫小额信贷方面,山西地方法人银行也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中共中央委员、山西农村信用社协会副主任高志岩表示,2015年以来,全省农村信用社共向26万多户贫困家庭发放小额信贷11.9亿元。今年前8个月,共发放扶贫小额贷款17.53亿元,基本完成全年目标任务。截至8月底,余额为61.99亿元,支持农民135,900人。

高智言表示,每年年初,山西省农村信用社应确定当年扶贫小额信贷的目标任务,逐级与各市、县签订目标责任书,定期进行考核,挂钩奖惩。例如,自2017年以来,设立了一项特别奖励基金,以表彰扶贫工作中出现的先进个人和单位。这个数字仍然相当可观。我们称之为“每年1000万,五年5000万。”对未能做好工作的人要采取纪律处分。

在扶贫模式方面,山西农村信用社积极探索“政府”、“龙头企业”、“基地”、“网上电子商务”等金融扶贫模式。例如,在全国贫困县神池,神池农业商业银行以县域扶贫支柱羊产业为基础,依托“政府”扶贫模式,2016年至2019年共发放养殖贷款5908笔,总额3.36亿元,分别占全省金融机构贷款余额的95%和94%。

另一方面,推出了创新的扶贫产品,并推出了各种扶贫小额信贷产品,如"富民贷款"、"扶贫信贷"和"光伏贷款",以满足贫困家庭的资金需求。例如,中国一个贫困县平陆启动了一项“光伏绿色能源贷款”,帮助没有工作能力、没有财富建设项目的贫困家庭。该贷款已发放给101户,总金额为505万元。目前,所有光伏设备均已安装并投入使用,贫困家庭月平均收入约为500元。

欲了解更多信息,请下载21款金融应用

上一篇:俄罗斯男孩出生时有三条腿,现14个月会走路,将过上正常生活
下一篇:中国旅行社协会发布《2019国庆旅游趋势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