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记忆中的老师

记忆中的老师

2019-11-02 15:19:27

教师节让人想起了老师。借用齐白石的一句话:“沉思过去就像看着你的眼底。”

陈先生冰冷的脸出现在我眼前。他是我的高中数学老师。一天课间休息时,我问陈老师。他板着脸看着别处。"这种问题你已经谈过几次了吗?"他说,从我身边匆匆而过。我忍住了眼里的泪水和心中的疑问:我是不是如此难以忍受?我做了很多工作,但是,用同样的老师和同样的策略,为什么我的数学成绩不令人满意?我陷入了自我怀疑。

从小学到初中,我的成绩一直是最好的,我一直受到老师们的喜爱。然而,在高中,情况就是这样。我的作文充满了痛苦和失落,也充满了不情愿和决心。蒋老师出乎意料地欣赏了孩子气的玩世不恭。蒋先生是一名语文老师和班主任。他把我的作文作为班上的范文,称赞“这篇文章有鲁迅的味道”。毕业30多年后,不止一个学生提到了这种赞美,这让我脸红。尽管如此,蒋先生还是不喜欢我。因为我偏爱文科,但坚持申请科学——当时有一种偏见,认为那些不能学好科学的人会选择文科。他摇摇头,叹了口气,感叹道:“你的写作很好,在村子里当个办事员也很好。”在这一点上,少女的“最大极限”被粉碎了。

曾经有过沮丧和自怜的时候,但从来没有沮丧或放弃过。我加倍努力,最终“成为第一”。

遇见刘先生是我大学里最大的幸运。刘在第二学年教高等数学和线性代数。他总是穿着整洁的深蓝色休闲服,他的后发型一点也不凌乱——留着蜡染的鬓角和圆形的曲线。淘气的男孩开玩笑地称之为“连苍蝇都受不了”

“你看,这条概率曲线,”刘说,用左手指着黑板上之字形曲线的平顶,用右手拿着粉笔指着自己,用调侃的语气补充道,“和我一样,1.7米的身高属于南方成年男性中最常见的。”教室里响起了学生们会心的笑声。高等数学是一门基础课。我们有四堂农业经济学和植物保护课,我们在演讲厅有一堂大课。刘老师在课堂上热情而大声,甚至最后一排的学生都能听得很清楚。

事实证明,数学可以如此有趣,老师也可以如此幽默!刘老师推翻了我对老师的理解。然而,一堂课后有几十页厚的高年级数学教科书让我担心,也让我感到压力更大。我预览、复习并去图书馆找参考书。

那天,我问了一个课外问题。刘老师把它抄了下来,问了我的专业和名字,然后匆忙去下一堂课。那天晚上,我在楼下的女生宿舍遇见了刘先生。他特地来找我,给我一个详细的答复。我们站在路边,周围都是人。我发现那天的日落非常美丽,仿佛有一束光照耀着我的心。那天晚上,我又拿起书包去了图书馆。

说也奇怪,它好像挂了。从那以后,数学成了我的强项。自然,以数学为基础的专业课程,如技术经济、数理统计、财务管理等。,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我获得了奖学金,并成功进入研究生院。

我衷心感谢刘先生,同时,我对陈先生和蒋先生没有任何怨言。教师也是人,需要理解。我们渴望世界变得温和,鼓励帮助我们挖掘潜力。如果你年轻时感到沮丧,当你感到寒冷时,唤起你的斗志也是一种成长。我也感谢自己年轻时的固执和不屈不挠。

pk拾

上一篇:“童唱新时代”全国少年儿童歌曲创作推广系列活动正式启动
下一篇:美股天才利弗摩尔看透中国股市,小损换大赚,用金字塔买入法让利